• 首頁>
  • 于施洋:通過大數據分析,讓每個人"解放心靈"、完善人格

于施洋:通過大數據分析,讓每個人"解放心靈"、完善人格

淡定 2018-01-19 15:38 教育,大數據

       11月22日,2017“回響中國”騰訊網教育年度總評榜榮耀盛典在北京中國大飯店舉行。本屆活動以“自媒時代,教育看我”為主題,邀請知名教育專家學者、跨界社會名人、教育企業掌門人、自媒體大V一起,探討“自媒時代”下教育機構如何聚力,通過平臺賦能完成影響力的升級。 

       在以“跨界·融合”為主題的分享環節,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展部主任于施洋分享了“大數據領域人才培養”的相關問題,他說,“數據分析的最終目的,是要通過大數據分析,讓每一個人覺得更輕松、更自由,讓他的人格更完善,讓每個人的生命質量有一個真正的提高。” 

以下為現場分享實錄:
各位專家、各位老師、各位同事、各位新聞媒體的朋友們,大家下午好!
       非常高興受騰訊網的邀請,來參加今天這樣一個非常隆重的會議。首先做個自我介紹,我是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展部的主任,我們這個部門剛剛成立兩個月,是在中央各個部委里第一個成立的以大數據命名的機構。
       我想,最近這兩三年,各種新聞媒體、互聯網上,如果要排熱詞前十名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是一定能夠排得上的。作為一個新生的事物,在發展過程中一定需要很多人才,所以今天借這個機會,我想談一談當前最熱的產業領域,在大數據的領域人才培養的問題。時間很短,我想主要就是梗概性回顧一下它的發展,談一談我個人對這個事情的看法。
       從大數據提出以后,我們國家有關部門、大學、企業、社會機構等等,都共同發力來推動大數據的人才培養這樣一個重要的工作,我想,在這個推動過程當中,因為大數據是一個初生的嬰兒,初生嬰兒有個特點,可能體溫不正常,可能會哭幾聲,可能會感冒,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。所以,我們所有發展過程當中遇到的問題都是暫時的。下面,我們看一下常見的問題。
       我這里有個數據,最近兩年,我們高校里成立的以大數據命名的本科專業,超過30個,包括北大、清華、人大這樣的最一流的學校。成立了大數據研究院的有8個,有的是非常知名的學校。這就說明,大數據已經在高校的教育當中開始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但是在發展當中,我們發現,現在有很多問題,我們通過數據分析做了一個研究,發現在所有問題當中最重要的一個問題,就是我們目前的學科建設基礎還非常薄弱,在這個最薄弱的環節當中,又有最薄弱最突出的問題,就是我們缺乏一個實踐平臺。
       我本人也在一所大學里兼職講授大數據,在我教課過程當中發現,既使是在最好的大學,也缺乏數據平臺。也就是說,大數據專業的學生,他們沒有一個好的數據平臺,沒有數據供他們用。在一個沒有數據的情況下來研究和學習大數據,就像是無米之炊,像是一個沒有菜、沒有油的廚子。這個人才怎么培養?同時,我們師資力量也很薄弱,這些老師多數是從過去傳統的統計、檔案這樣的專業轉過來的,真正有在一線從事過大數據實踐經驗的教師鳳毛麟角,所以師資、基礎平臺各個方面目前都還非常薄弱。
       從大學和一些科研機構做的研究、申請的專利來看,我們把這幾年這些專利的數據抓過來以后做了分析,這些專利主要集中在兩個大的領域。一個是在一些技術的核心領域,比如說云計算、數據的檢索、安全存儲等等。但是在這些核心領域,目前我們相對于美國這樣的國家仍然處在跟隨地位,我們自主創新東西非常非常少。而在外圍應用圈,目前數量比較少,整體水平不夠高。所以在基礎研究和應用兩個環節,目前我們整體水平也是處在起步階段。
       再從企業用人角度,我們抓取了各大互聯網招聘平臺的數據來做個分析,這個分析告訴我們,現在互聯網人才缺口在大數據領域最大的,就是數據分析人才,需求超過50%,但是供給只有40%,這個缺口在10%以上,是非常非常大的。還有一個特點,傳統的IT公司轉向互聯網公司,做大數據的也有一些人進來,但多數是做一些項目管理的專業,所以這方面供求也是不平衡的。
       總體來說,目前做大數據的,不管是高校還是職業培訓,各個方面整體機制還沒有建立起來,這方面未來還有非常長的路要走。
       在國家信息中心,作為大數據總體的規劃建設的一支國家隊,我們在六年以前開始,就在這個領域進行布局,在大數據的培訓、書籍的出版、相關的大賽、課程的制定、平臺的搭建這些方面都做了一些基礎性工作。正是由于有了過去六年基礎,在今年才成立了大數據發展部這樣一個部門。就在五天前,我們國家信息中心在重慶,和重慶仙桃數據谷一起合作,成立了一個機構叫重慶市仙桃大數據與物聯網創新學院,這個學院占地挺大,建筑面積達到了14.2萬平方米,未來我們將致力于建設大數據領域的人才系統、產業系統和體驗系統,通過這樣的一個體系的建設,來帶動整個大數據領域專業人才培養,在大學里面沒有數據、缺乏師資,在企業里這個基礎性的工作也很難做,我們作為第三方,在中間地帶把基礎研究和產業之間進行一個連接,這個大數據學院將來要發揮這樣一個作用。
       前面談了很多大數據方面的工作,最后我想談一點我的感想。我們的老祖宗非常有智慧,我們在做大數據分析的時候,我們想“分”、“析”這兩個字已經給我們揭示了大數據分析的秘訣,“分”,就是我們要把海量的數據進行結構化細分,要去理出一個看問題的角度和要素,然后我們要“析”,“析”就是要從中找到精華、最有價值的部分,以及后邊二、三、四三個部分要做的。我們把數字進行結構化分析以后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找到數據,告訴我們事情發展的趨勢是什么樣的。隨后,我們要進行價值的判斷,最后,要給出對策和建議,這當中最為關鍵的一個環節就是價值判斷,而價值判斷是一個非技術性的因素。數據本身是中立的,數據沒有告訴你一件事情是好還是壞,好還是壞,最終由人來進行判斷的。
       那好,我們大數據教育,如果單純的只有技術層面的教育,告訴你這個模型怎么搭建,數據怎么抓取,怎么清洗,那么它是缺失的。當一個數據分析人員拿到清洗過后的數據,后面如何來得到這個結果,完全取決于,或者說叫做主要取決于他學習的背景、教育的背景、經歷的背景等等。所以,數據之外,技術層面之外的價值觀、文化層面的教育,在未來對我們這個行業的影響,可能要大過技術本身的影響。
       這里面就帶來一個問題,比如說,我們現在互聯網公司的大數據分析,很多都是在做互聯網的精準營銷,我們要給客戶進行畫像,我們要給他打標簽。好了,我們打標簽做畫像核心的目的是什么呢?就是要鎖定用戶,讓他一分鐘都不要離開我們這個頻道,離開我們這個產品,等等。而在這個過程當中,我們做的工作會面臨一個風險:讓我們的用戶越來越失去自由,越來越有一種緊張感。我們未來大數據分析,包括站在國家層面大數據分析應該怎么樣來做?我認為有三個關鍵詞,這也是我今天斗膽在各位教育專家們面前,講一講我對教育本身的理解。
       最近看了一些書,第一個關鍵詞叫“解放心靈”。我覺得我們搞教育,不是讓大家覺得很緊張,不是讓大家都去為了一個分數,更重要的是要大家獲得一種自由,去解放心靈。
       第二個就是“完善人格”,這在我們中國古代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里都會提到這些,今天不多講了,通過解放心靈,第二步完善人格。
       最終目標,是為了提高每個人的生命質量,如果我們搞大數據的人通過數據分析,讓每一個人被綁定,更加得緊張,很僵化,那我覺得,這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,我們最終的目的是要通過大數據分析,讓每一個人覺得更輕松、更自由,讓他的人格更完善,每個人生命質量有一個真正的提高。
       最后,關于大數據領域人才的培養,站在我們的角度,我們倡議,應該培養有正知、正見、正行的大數據的人才,這是我們未來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中國的應有之義。
       希望有機會和在座的各位一起,通過我們的努力,通過大數據事業創造更多的公共價值,謝謝大家。

視頻鏈接


jdb夺宝电子开发